您的位置:主頁 > 拍賣咨詢 > 藝術品 >

復燒御瓷 拓新石灣陶, 更見情懷 收藏有品位

2018-06-11 15:21 未知 我有話說 字號:TT

  馮瑋瑜

  近期,知名收藏家馮瑋瑜又有新作面世。《藏富密碼》一經出版,她系統收藏的明清御窯黃釉瓷再度引發了人們的強烈關注。記者在番禺自得堂見到她的時候,馮瑋瑜剛從景德鎮趕回來。她興奮地表示:終于看到了黃釉龍缸成品,就是太大了,自己扛不回來。原來,自得堂大廳里擺放的這些黃釉瓷,都是近兩年來她聯合景德鎮名家打造的復制品、衍生品……

  深入交流下去,記者進一步了解到,看起來優雅靈秀的馮瑋瑜,身上竟潛藏著如此強大的爆發力和想象力——她于收藏之余寫書、開講座,更參與到黃釉瓷的傳承性研發和石灣陶塑的開拓性創作中,以此來活化傳統,體現出一位收藏家的文化情懷和當代視野,特別值得點贊。

  清 康熙黃釉撇口大碗(馮瑋瑜藏)

  復燒黃釉瓷 調配顏色 是第一個攔路虎

  說起復燒黃釉瓷,馮瑋瑜表示,念頭閃現于兩年前她應某拍賣公司邀請,在北京舉辦了一場名為“皇家氣象”的明清御窯黃釉器個人收藏展。由于她作為內地私人藏家,首次以序列形式收藏和展出明清御窯黃釉瓷器,展品來源清晰,流傳有序,在北京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這是一個學術性展覽,到場的觀眾很多,有人想買點紀念品,發現什么也沒得買,甚至連圖錄都沒有,感到有些失落。我就想,是不是可以開發一些衍生品,讓大家去分享這樣一種文化?回來后,我開始找景德鎮的陶瓷名家一起研發,只是沒料到這么難。”

  御窯黃釉瓷顏色很高級。唯其太高高在上,反而這個題材過去沒人系統收藏,景德鎮也沒人復燒過。“因為存世量太少了。里外全黃的器物,明清皇宮里只有皇帝、皇后、皇太后才能用;到了貴妃這個級別,就只能等而下之,用里白外黃的;再往下的級別,不能用這種純黃色,還必須加彩,譬如加綠彩、粉彩等不同顏色。”

  所以復燒黃釉瓷,調配顏色是卡在面前的第一個攔路虎。要人工復原當時的泥料釉料,要找到一個最合適的配比,把泥料淘煉得跟過去一樣,必須反復試驗,一次一次復燒。“當時的御窯非常嚴苛,所有進宮器物都可謂萬中挑一,以我們現在的財力物力要達到當時的宮廷標準,相當有挑戰性。但我仍然希望保持顏色不‘化妝’,只要有瑕疵就必須敲掉重來。雖然再補色很容易就能遮掩掉黑點,但那樣就不是原生態了。”

  同時,為了達到過去那種晶瑩剔透的瓷質,馮瑋瑜堅持用天然礦物釉料燒制。這樣一來,成品率也會大打折扣。如果用穩定性強的化工釉料,只要把燒窯的溫度曲線做好,基本能燒出來統一的、一模一樣的東西,合格率還能接近百分之百。“但化工釉燒出來的顏色是實的,沒有活性,燈光打得再好也不通透。”

  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舊藏清代康熙黃釉錐拱纏枝蓮紋梅瓶被馮瑋瑜拍得后,自然成了她的“心頭好”。這件作品,北京故宮博物院器物部主任呂成龍還曾專門寫過一篇論文《澆黃釉錐拱纏枝蓮紋梅瓶》來論證其為康熙御窯器,連故宮也沒有同款收藏。該瓶器型挺拔有力,肩部渾圓大氣,滿刻的纏枝蓮紋幾無敗筆。

  這樣一件高端黃釉瓷,在馮瑋瑜的“嚴苛”督導下,景德鎮的師傅基本上做到完美復原。作品上的纏枝蓮紋,靠暗刻澆釉燒制而成,必須刻得恰到好處,太淺太深都出不了效果,而且通體一致,對藝人的要求很高。“一個很好的刻工,一個月只能刻兩件作品,一旦燒壞了,就得從頭來過。所以燒成十個以后,師傅們都說要歇一歇,太累了。”

  檸檬黃釉暗刻葵花杯(復燒御瓷)

  還有小小的葵口杯,一打燈,就可以看到里面那些暗刻的條紋,一根根晶瑩剔透,幾乎別無二致。就是這么一個小東西,其實是上了十幾二十幾道釉的,每一次上釉,都要等它自然風干后再上一次……

  檸檬黃釉暗刻葵花杯托(復燒御瓷)

  而所有這些復制品、衍生品,馮瑋瑜都會蓋上她自己的印章,也不進行做舊,她就是想告訴大家,這是一種文化的傳承,是今人對前輩的禮敬。

  對話馮瑋瑜——

  為了做秋瑾,我專門去了一趟紹興

  廣州日報:聽說您除了收藏明清御窯瓷器,也收藏石灣陶,一個感覺極為“陽春白雪”,一個感覺似乎有點“下里巴人”,這個反差讓人有點驚訝。

  馮瑋瑜:我和我先生都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人,我們的上一輩就喜歡收藏石灣陶。從小,我們就知道這是廣東很有代表性的民俗文化,石灣窯在全國也是比較有名的民窯。事實上,石灣陶的藝術表現力是極強的,尤其是在塑造人物形象方面,特別能展現人物的內心世界,是其他材質無法替代的。至今我們的收藏基本沿襲了三個方向:一是明清官窯,但我主要鉆到了單色釉這一個領域;一是以嶺南名家為主的書畫;另外就是石灣陶。

  廣州日報:您大概收藏了多少件石灣陶?

  馮瑋瑜:至少有兩三百件吧。2014年1月我在廣東省博物館做過一個專門的石灣陶藝展,畫冊里面收錄的就接近兩百件了。

  廣州日報:您有沒有特別偏重哪一方面的題材?

  馮瑋瑜:石灣陶從瓦脊文化發展而來,所以過去基本以仙、佛、道為題材。人物性格也不是太鮮明,譬如過去大家做王羲之,旁邊必定要做一只鵝,如果沒有鵝,別人就認不出來那是王羲之了,可以是其他任何一個人。但今天如果還是重復這些的話,我覺得沒有太大意思。我希望能夠收藏一些反映這個時代、展現人性光輝時刻的作品。

  劉傳《舉杯邀明月》

  廣州日報:就是說您也會以藏家的身份去引領創作?

  馮瑋瑜:引領不敢說,我會融入到題材設計里面,和年輕陶藝家一起合作一些作品。畫冊中就有一些創作手稿,告訴大家我為什么會去做這個東西,作品有什么樣的文化內涵。譬如我很喜歡歷史人物蘇曼殊、秋瑾等,都會希望陶藝家去嘗試。我會多方面找資料給他們做參考。為了做秋瑾,我甚至專門去了一趟紹興,到她的故居拍了很多照片。還有一件董其昌的陶藝作品,因為我收藏了一件他的書法作品,我便想能有一個石灣陶將他的書法融入進去,這樣我的收藏也打通了。

  廣州日報:您參與創作的作品,一件大概需要多長時間才能完成?

  馮瑋瑜:肯定會比較慢,有的甚至兩三年才出得來。這對陶藝家來說是不小的挑戰。我們也要找對人,不是每個陶藝家都愿意陪我耗的。石灣陶在最鼎盛的時候,價格甚至比官窯還貴。雖然今天沒那么火了,但陶藝家做出的作品仍然不愁賣,走商業路線可以很快賺到錢。如果僅僅為了經濟效益,不必要做這種突破。很開心的是,不少陶藝家尤其是有美院教育背景的年輕人,愿意為它注入新鮮活力,想趁著年輕的時候去做些新的嘗試,提升自己,所以合作都挺愉快的。

  潘超安《姐妹情深》

  《姐妹情深》衣服像大媽 糾結“換衣”復燒三次

  廣州日報:每一個創意您會要求對方做幾件呢?

  馮瑋瑜:手上基本都是原作。原作都只有一件。如果要翻模,必須將原作切開,那原作也就沒有了。有時候作品出來的效果特別好,陶藝家也會跟我說能不能翻模,一起合作分成,市場上肯定受歡迎。但我都拒絕了。因為翻模跟原作還是有區別的。翻模以后,還需要再精修,如果是少量翻模,作者還會親自修一修面部表情,但如果要產業化,那作者是沒辦法獨立完成的,只能是告訴工人眼睛的位置、嘴角的地方應該怎么修。而石灣陶最突出的特點就是傳神,翻模出來的總歸跟原作有區別。所以,目前我還沒想過要遷就市場。

  廣州日報:您參與創作的作品中,有沒有哪一件是您最滿意的?

  馮瑋瑜:因為每一件都傾注了大量的心血,哪怕是做出來我不太滿意的作品,對我來說也是很寶貴的。比如說《姐妹情深》這一件,人物的神情特別俏皮可愛,造型我非常喜歡,但身上的衣服不適合她們,穿得像大媽似的,給作品減分了。后來我們覺得必須重新上釉復燒,而復燒作品很有可能就會爛掉。為了燒還是不燒,我們開了很久的會——不復燒的話,其實還是一件不錯的作品,只是沒達到我們想要的最佳效果;復燒的話,可能就沒有了……這件作品復燒了三次,每一次都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所以,盡管最終出來的效果還是不夠完美,但彌足珍貴。這件作品后來還做了畫冊的封面。

  廣州日報:您大概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想把自己的想法融入到石灣陶創作中?

  馮瑋瑜:比較早了。這是一個漸進的發展過程,剛開始可能只是跟陶藝家講一些概念、故事,慢慢再從講故事進一步到和陶藝家一起打草稿共同創作。所以,現在很難精確到某一個時間點。主要是我們這里離石灣也近,有時間就會過去找一些陶藝家聊天,聊著聊著就進入狀態,漸漸就深入下去了,這種感覺有點像過去文人墨客之間的交往,是一種很文雅、很享受的過程。

  廣州日報:的確是。紫砂壺因為有了文人墨客的參與,大大提升了它的品格,這對于提高石灣陶塑的文化底蘊也非常有幫助。

  馮瑋瑜:藝術創作本來就是精神迸發的產物,因此特別需要交流,需要各種頭腦風暴、觀念碰撞,才能出現好作品;收藏雖然需要財力作底,同時更需要真正的熱愛和投入,如果單純是投資,會喪失掉很多樂趣。因此,我和石灣陶藝家們很合拍,大家都很歡迎我去。我對陶藝家有所幫助,同樣,從陶藝家那里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有時候我的創意是實現不了的,譬如窯溫達到1300℃以后,我想要的那種形態就會撐不住,會崩掉,得換一種姿態或者表現形式。這個互動的過程很有意思。

  《藏富密碼》馮瑋瑜 著

  《藏富密碼》簡介:

  如果說著名收藏家馮瑋瑜女士的第一本書《你所不知道的中國收藏》為你打開了收藏財富的大門,那么,這本書將會帶你領略藏富入貴的自在境界。

  馮瑋瑜坦言,她堅定地踏上黃釉瓷器系列收藏之路的初心是對中華傳統文化的醉愛和癡迷。她在過往十多年收藏歷程中,結緣了紐約大都匯藝術博物館、玫茵堂、琶金頓、繭山龍泉堂、“敏求精舍”、大仁堂、馬錢特、望星樓等全球知名收藏機構,延攬了黃釉碗、菊瓣盤、金鐘杯、折沿盤等“明清兩朝八帝十御器”。

  在本書中,她真實再現了這些黃釉瓷器歷經六百年流轉遞藏的前世今生,且用生動的文字詮釋了他們隱蘊的尊、威、美,及他們承載的文化與傳遞的價值。

  更加難能可貴的是,馮瑋瑜帶領讀者如實復盤蘇富比、佳士得、中國嘉德等拍賣現場,一擲千金,舉牌競拍的實戰,也毫不保留地分享了十條收藏理財秘訣。

  本書不僅可以讓讀者鑒賞皇家器物之美,細品傳統文化之樂,更有助于讀者領悟藏富入貴密碼,踏上財富快車道,開啟新貴生活。

  馮瑋瑜:

  著名收藏家,收藏理財燃燈人,傳播中華文化學者,暢銷書作者,廣州市當代藝術研究院理事長,融熙文化和瑋瑜文化創始人,雅昌藝術網等多個媒體專欄作家。

  注:本文刊登于2018年5月27日《廣州日報》,圖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江粵軍、李巧蓉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