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文化人物 > 文化交流 >

當代工藝大師半目僧紫砂主孫偉衛唱響深圳文博

2018-05-15 20:27 華夏文化網 我有話說 字號:TT
  深圳每年一度的文博會如期舉行,五湖四海的人們都爭相參與,大家可能有所不知,如此宏大盛會的內核是深圳市工藝美術行業協會,而且同時舉辦一場“會中會”,該會是由極少數各行業領軍人物發言分享,今年代言深圳文化及紫砂工藝行業的大師是孫偉衛老師,孫偉衛老師是中國工藝美術百花金獎、文化創意獎金獎及中國工藝美術金鳳凰獎金獎的獲得者,孫老師也是建國后紫砂工藝美術界唯一同獲行業最高三甲殊榮者。以下是發言原文:
孫偉衛老師在發言
 
  尊敬的各位來賓、各位領導、各位朋友:
  大家好!
  今天我要與大家分享的題目是《新時代工藝美術的崛起下的紫砂文化創意》
  改革開放以前,北京上海經濟文化雙中心的歷史沉淀,使得中國工藝美術行業呈現北京上海雙中心的模式。改革開放近四十年后,形成了北上廣深四中心特大城市的格局。深圳和廣州發展成為特大城市。從這個角度看,改革開放的最顯性的受益地區便是廣東,特別是我們深圳市。
  經濟文化崛起的深圳,幾乎在社會生活的所有方面都擠兌原有行業全國性坐標。使得固有坐標的不斷刷新成為事實。深圳工藝美術行業也從三十多年前的幾千名從業人員,240余萬元的年產值,發展到今天35萬從業人員,5900家企業,年營業額超過1500億的龐大產業。全國性的工藝美術行業格局、原有的地域平衡被改寫。深圳已經成為一個新的工藝美術行業的地標。下面就本人從事的陶瓷業紫砂壺創作,隨著深圳工藝美術行業發展帶來的成長,向大家做個拋磚引玉式的交流。
  首先請大家來看,什么是紫砂壺文化?
  1:作為一種日用器皿,紫砂壺在現實生活邏輯之上,自然生發出文化藝術屬性,深層次的原因是中國茶文化厚實的平臺優勢。
  2:五百年來紫砂壺的歷史,之所以成為狹義文化藝術屬性,主要原因是“詩書畫印”附麗在紫砂陶壺上,喚醒公眾對文化藝術的注目。而紫砂壺造型迥異的多樣性敘說,也吸引到大眾青睞的目光,從而滋長出關于優渥慢生活高雅沖和的生活調性追求。
  3:紫砂壺藝術從明朝開始一號大神時大彬,他作品被王公貴胄賞識,到清朝嘉道年間二號大神士大夫陳曼生,其設計作品為文人雅士所珍拱,再到今日顧景舟先生的單件紫砂壺拍賣過千萬元,歷史在今天這個時代急邃噴發的市場價格,也從一個側面反襯出紫砂壺文化藝術性為全社會高度認同的篇章。
  改革開放初期,我從老家江蘇宜興來到深圳,經歷了深圳一切的成長和蛻變。當然我也伴隨著這個地方從邊陲小鎮到特大城市的全過程,我對紫砂壺文化的認知也從“詩書畫印的載體”到關于“器以載道”的轉變。
  紫砂壺的上溯中國造型器皿歷史源頭,自古以來沉淀在原始陶器、玉石器、青銅器的模式里,至明朝末年臻於完備。中間承攬魏晉西域佛像造型外來元素的填充,后世的一切造型都脫不了這一主干。正是在這條主線上,華夏認知養成了有關美學造型的民族積累。什么是美?怎么個美法?通過器與器、器與人、器與生活的比較,碰撞、交流,廓清了美學邊界,中式或稱漢式的形式美學得以成功塑形為歷史必然。
  從明朝初年宜興出現紫砂壺制作燒造工藝以來,傳統造型美學一直像豐沛的雨露滋潤禾苗一樣,促使紫砂壺造型健康成長。歷數百年的發展后,到清代中后期乾嘉道年間的陳曼生出現,紫砂壺文化藝術脈沖式地爆發,“曼生十八式”圖譜,引領了當時社會生活的風尚。從而傳承延續至今二百多年,器也因為人,偶爾的一個原創藝術家的異軍特起,“器以承載文化藝術道統”的歷史顯性,顯出清晰的歷史軌跡。比如“曼生十八式”中的“石瓢壺”,在今天的人們看來,仍然是最具親和力的“造型俠”。個中簡約居和的儀態,一路影響了多少泡茶人的心智,這不是“道”又是什么?
  “器以載道”同樣亦是一主創人員心智詮釋的結晶,對空間造型的認知,從模仿到創造的不同階段,是一個生命個體對文化藝術認知拿捏的力量所致。近十余年來我的創作是以漢字甲骨文、金文為藍本,從中挖掘形式美學的元素,作為創作紫砂壺造型的素材邏輯,重構當代紫砂壺的造型。通過對漢字源頭字形、音、義的研究,我發現了被歷史塵埃遮蔽的漢字美學,其中漢字空間造型的諸如節奏、力量、色彩等等消失在歷史的堆層中。這個發現,使得我決定余生用創作“漢字壺”為漢字抹去歷史的塵埃,擦亮漢字鮮光靚麗的臉面,重塑漢字源頭的光輝。
  空間是無序無知的邏輯,而一個偉大藝術家的心智,就是能夠在無序的空間中,切割出藝術作品的邊界,鑄就歷史的定格。在此也呼吁更多有志于華夏文化藝術創作的藝術家,關注或投身于漢字美學的拓展中來,創造出具有時代特征的作品。有理由相信我們深圳,這個號稱“創意之都”的城市,在未來的工藝美術行業,將會誕生數位偉大的歷史人物,創造出代表時代榮譽的工藝美術作品,謹此與全行業努力的同仁共勉!謝謝大家!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