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頁 > 文化人物 > 文化交流 >

申偉光:真正的藝術應該是超然的

2019-06-25 08:49 新華社 我有話說 字號:TT

  唐代大書法家顏真卿的字為什么有那么大一種震撼力?它體現了一個人的心念是正的,念正以后,那個境界才能高,心量才能大。如果是個自私自利的人寫書法,滿腦子想的都是你

  長我短、人我是非恩恩怨怨,利弊關系等這種無聊事,心眼兒很窄,他寫出的字絕對不會感覺是一身正氣,不會是頂天立地那種氣量。所以藝術的形式本身就包含這個人的精神,也是他的精神外相,人格的高尚和精神品位的高尚,就會物化出這種偉大的藝術形式和語言,所以它就會震撼人。所以顏真卿的字你會感覺到是頂天立地!為什么它能頂天立地?為什么寫出來那個書法是大丈夫相?他的境界高,念頭正,心正,氣量正,自然就有一種浩然之氣。所以顏真卿的字你放多大,都可以充滿整個宇宙,它不會感覺空掉了,可是其他的字就不行,那個結構和筆畫的感覺就出不來。中國的藝術家,實際上搞藝術本身,是對自己性情的一種陶冶,同時也是一個明理的過程。這個理就是世間的俗諦和出世間的真諦,實際上就是真理,就是道。有道就必須有德,沒有德的人是不可能得到道的,必須修德。所以心性這個東西是藝術家最關鍵的一個東西,如果我們藝術家離開對心性的一種觀照,完全就是技術、技巧這些東西,那就偏離了,那就是知識。學知識的目的也是完全為我所用,完全變成一種功利心,而且這個知識概念它本身是別人的經驗,你可以了解它,但是你想完全變成你自己的經驗,這個是非常困難的。所以藝術家必須把自己真實的體驗和心靈提高過程中的這個體悟,把它物化出來成一個藝術世界,這個世界物化得越好,就越感人,就越能感化別人,感動別人。

  所以藝術在某種意義上講,能使人和人之間相合、相親、相愛,它不是讓人分離的。所以我們聽交響樂會有這種感覺,一聽,你就感覺打到你心里邊去了。你看藝術品也是一樣,你看梵高的藝術整個是一個大愛的世界,你看梵高的回顧展,你就感覺,哎呀!我們太忘失這些東西了,大愛是無我的!大愛可以融化的!你看達利的畫,就整個一個意識世界,我們早已忘掉了意識世界了,我們平常老是在這種情感世界,在這種情緒化里邊生活,在功利心里邊生活,可是我們的意識世界,我們都不去觀照它了。我們為什么要做夢呢?我們為什么有這樣的聯想那樣的聯想?為什么又需要欲望達成?是怎么回事?這就開始關注心理了,你看達利的畫你會感到人的意識世界和心靈世界非常豐富,而且有無窮的變化,一下就喚醒了你對自己的認知,你開始從外往內心去觀照了。所以藝術在某種意義上來講,也可以使人回頭,我們大部分人都活在一種迷茫當中,總是被外界的這種六塵所觸動,被外境所轉。對自己最重要的終極問題,生命本質的問題,宇宙真相的問題,我們就不關注它,就忘掉了,而且默認了該死就死,該得病得病,覺得人就是應該這樣的,自己不斷地灌輸自己,麻痹自己,用很多不究竟的這種知識概念固定自己。所以任何東西一概念化它就死掉了,生命是個鮮活的東西,像流水一樣,每滴水都要歸入大海,所以藝術是一種創造力,是鮮活的。大家都知道,死水就會發臭。

  所以說,中西方的藝術家,從這個意義上來講都是一樣,我們東方人叫明理,西方主要是為了探求真理。我們作為一個人,一旦我們忘掉了這個最根本的問題的時候,所有的東西跟真理不連接的時候,我們做的任何事情,它的意義價值就偏離了,一旦偏離以后,實際在某種意義上,你就在無明當中做了很多罪過。比如說很多藝術家,他為了名利,就畫很骯臟的畫,想法兒畫取悅人的畫,就是為別人喜好來畫畫,為了名,為了利,忘掉真理的時候,他的藝術創作就偏了,偏離了以后,他的行為在某種意義上就不是一個高尚的行為了。大家應該多去看一看真正偉大藝術家的傳記,我們應該向他們學習,應該向他們致敬,向這些藝術天才和藝術大師們學習,看他們為什么要那樣一生去做這件事情,他們為什么要做到那個高度?他們內心追求是什么?他們最后得到的又是什么?他給人世間做出什么樣的貢獻?我覺得應該以這樣的藝術家為榜樣,以這樣的藝術家作為我們自己的標準,這樣你就不會迷失方向了。因為我們現在接觸了太多太多沒有成就的藝術家,太多太多不純粹的藝術家,我們受這種影響太多了,我們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藝術創作應該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藝術何為。所以說,在這個根兒上,一旦你建立起來了,你就等于走上了光明大道,那時候就是成長的快與慢的問題了,如果你走偏了,這就很難講。很多人很用功,搞了一輩子,為什么不成功?也沒有成就?這就是關鍵。

  所以藝術創作狀態到一定的高度以后,真正的藝術應該是超然的。我們講這個超然,就是說它超越了所有世間那種經驗,它是帶有一種真理性的藝術,如果藝術家是大徹大悟、明心見性之人,他的藝術是從真如本性直接稱性流露出來的話,這樣的藝術才是最高的藝術。

  所以我們講了,藝術一般就是從情感世界、從喜怒哀樂開始,一般最低的藝術就是喜怒哀樂。你們看看那個“二人轉”,那個低俗的情歌,這些都是最低層的、最庸俗的藝術,大部分都是調情。高級的藝術,就是跟人的心靈世界發生關系了,像交響樂、芭蕾舞,文人畫、書法、古典藝術、抽象藝術等等,像這種東西就是屬于比較高的層面了,屬于精神層面的藝術了。最高的藝術是什么?是藝術家在創作當中,他的心靈已經對應到了終極真理,已經跟整個宇宙法界、精神法界融為一體了,他那種創作完全達到了物我兩忘的狀態,就像一滴水融入大海那種喜悅感,那種我執、法執,已經全沒有了的感覺,就是體會到了那個“空性”,在空中自然生妙有,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創作出那樣的東西。我們召喚的藝術,我們心靈所追求的藝術,實際上就是這種最高層面的藝術,這種藝術讓你感到心靈絕對的震撼。

  所以我們希望藝術家應該是什么樣一個狀態?我們培養藝術家要有一個標準、有個愿望,就是要培養菩薩藝術家。就是說藝術能給人做很大的貢獻,使自己心靈提高,對人類非常有益處,而且通過學佛修行和藝術的創作能悟道,能成就自己,這樣把世間法和出世間法圓融起來,你活著才有價值才有意義,才能圓滿。所以說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再反觀一下我們當代的藝術家,看看東西方自古以來的所有藝術家,有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就是很多人沒有通過藝術創作,使自己的人格越來越完善,最后超越這個臨界點,走入一種信仰性的生活,使生命融入永恒,而是很多人陷入了這種臨界點的痛苦當中,因為藝術創作本身,進入到深層意識以后,如果不能自控,是非常危險的。你看藝術家的生存方式和創作方式,他們是一個特殊的人群,很多人特別驕傲,有些人就特別自卑,有些人脾氣特別大,有些人高尚起來特別高尚,墮落的時候突然特別墮落,反差特別大,只有在這個特別反差的情況下,他這個藝術家的狀態才能找到一種平衡,因為他不是一個麻木的心靈,不是一個世俗平庸人的麻痹心靈。麻痹的心靈他完全是生活在平庸的世俗生活中把時間全部占完了。可是藝術家不是。真正從事藝術勞作的人,世俗的這一切,都滿足不了他的心理需要。你說給他一千個美女,他就不畫畫了,不可能的!你說給他多少金錢,都堆成金山,讓他天天去旅游,天天玩兒,他就不畫畫了,這不可能!給他多大的名,全世界電視臺天天播他,他照樣還得畫畫。真正的藝術家,他必須通過藝術的創作,使自己心靈得到提升、得到滿足,世俗所有的東西都不能使他得到滿足,但是不能說一點也不需要,不吃飯就餓死了,我是指這個心靈整體是這樣的狀態,在這個狀態里邊,他一旦跟真理不能完全連接上的時候,非常兇險。所以你看這個世界上的偉人,精神病、自殺的是最多的,這是為什么?就是這個問題,像尼采、叔本華等等,像海明威,他寫完一部小說以后,又想寫一部更好的小說,怎么寫也超不過原來那部小說了,就覺得自己一點兒價值也沒有了,所以人就不想活了,覺得一點兒意思也沒有,就想摔東西,就想自殺。你看,有殉道精神的這些藝術家,雖然有些人很悲哀,有點太執著,但畢竟他是真誠的,他經歷過了一個心靈的不斷歷練的過程,這些人的痛苦,可以使人相對得到一定的凈化,也給后人留下很多值得借鑒的東西。他絕對不是像一個世俗人,我有幾千萬,倒閉了,我自殺了;或者我丟了十塊錢,我自殺了;或者我談戀愛,女朋友不要我了,我自殺了。那是情癡,那是迷障,那是愚癡。當然,我們都是凡夫俗子,但是正因為我們愚癡,我們愚昧,正因為我們有這樣那樣的缺陷,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我們才需要去努力,才需要去凈化。所以我們一起來做這個事情,它的價值意義就在這兒,只要我們大家種善因,就會結善果,這個宇宙規律是不會改變的。如果說我們有一批人,能認真做這件事情,做得非常好,人格不斷地完善,修行和藝術有所成就,到一定程度就會對這個社會和藝術界,產生好的影響。所以我們要繼續努力。

  申偉光先生是中國當代著名的藝術家,以其“超驗藝術”為人所共知。先生14歲立志當藝術家,無論是油畫,水墨畫還是書法,先生均以獨特的藝術形式,出塵脫俗,獨一無二,自成一家。40多年的創作實踐,真真切切地印證了他堅定的精神力量和高貴的心靈境界,先生非凡的藝術成就在當代藝術史上獨樹一幟。以上這篇文章摘自《申偉光談藝錄(一)》

責任編輯:華夏文化網

相關新聞
多說
?